關于ZAKER 融媒體平臺 合作 加入

總設計師獨家揭秘:中國導彈研發背后驚心動魄的故事

央視財經 10-04 13

10 月 1 日的閱兵活動,讓人心潮澎湃。在廣場上亮相的導彈武器裝備,是守衛和平、守護國家安全的國之重器。但中國導彈的研制過程,也是風雨兼程,一路坎坷,凝結了科研設計人員無數的智慧和心血。

一本詩集、一件 " 成功服 "

記錄了我國防空導彈總設計師鐘山院士的導彈人生!

△央視財經《經濟半小時》欄目視頻

在北京西郊的一間辦公室里,88 歲的中國工程院院士,鐘山,又一次拿出了一件 " 身經百彈 " 的 " 成功服 "。衣襟上是他親手描繪的五角星,每一次導彈打中了,他就會畫上一顆五角星。

鐘山院士,我國紅旗七號導彈的總設計師,80 年代,他曾主導了我國第二代防空導彈武器系統的研制。這件看似普通的風衣,凝結了鐘山老人職業生涯中最珍貴的回憶。每次導彈打靶試驗時,他都會穿,這是一件具有屏蔽功能的風衣。

時光回溯到 70 年前,18 歲的鐘山從重慶大學數學系棄筆從戎,加入了向往已久的中國人民解放軍,成為軍政大學的一名學員。那時候,經歷過戰爭洗禮的中國大地,滿目瘡痍、一窮二白,但就是在建國初期落后的工業基礎上,中國導彈的研制依舊在艱難中起步。

1958 年,以軍事院校優等生身份畢業的鐘山,被選調到新組建的國防部第五研究院二分院工作,開始了研制導彈的人生歷程。

1957 年年底,一輛從莫斯科出發的神秘專列抵達北京,車上除了 102 名蘇聯專家,還有一份蘇聯 " 送給 " 中國的厚禮——兩發近程地地導彈。中國導彈的研發就這樣從仿制起步開始了最初的摸索,鐘山和其他學員一起,如饑似渴地進行著學習。

1960 年 11 月 5 日,中國航天人制造的第一枚近程地對地戰略導彈 " 東風一號 " 在酒泉發射基地一飛沖天,在飛行了 7 分 37 秒之后,準確擊中了 554 公里外的目標,這個紀錄,比它所仿制的導彈還要遠。

隨后," 東風二號 " 連續三發都取得了成功,東風二號研制成功,標志著中國從此真正擁有了可以遠程打擊的導彈盾牌。半個多世紀后的今天,以 " 東風 " 命名的導彈,組成了我國近程、中遠程和洲際彈道導彈的完整序列,為共和國構筑起了一套堅強的安全屏障。

中國工程院院士 鐘山:生在永定路,死在八寶山。就是我們這一輩子,要搞好我們的導彈,日以繼夜的,所以說一不為名,二不為利。

按照" 先仿制,后改進,再自行設計 "的思路,鐘山所在的團隊在 1964 年成功生產出以仿制蘇聯導彈為主的 " 紅旗 -1" 防空導彈,兩年多后又自行研制出了 " 紅旗 -2" 防空導彈。就是這些 " 紅旗 " 系列導彈,在 1965 年到 1967 年間,多次將侵犯我領空的高空偵察機成功擊落,成就了一段至今仍被津津樂道的傳奇故事。

1980 年,鐘山和同事們又一次接到一個艱巨而緊迫的任務,研制 " 紅旗 -7" 導彈," 紅旗 -7" 當時被看作是我國填補空白的第二代防空導彈,鐘山臨危受命,被任命為該系統導彈的總設計師。

" 紅旗 -7" 是一個比較復雜的武器系統,僅全系統的電子元器件數量就多達數萬件。為實現國產化,鐘山帶領團隊攻克了一道又一道難關,荒漠中動輒幾個月的靶場試驗,一干就是 8 年。

中國工程院院士 鐘山:跟著鐘山干,都成窮光蛋,就算窮光蛋,也要拼命干。因為那時候說做導彈,不如賣茶葉蛋。就算不如賣茶葉蛋,我都要堅決干,因為日以繼夜,天字第一號,要完成從身心到這一輩子想干的事情。

1988 年,鐘山率領團隊終于在西北大漠完成了 " 紅旗 -7" 的一系列研制實驗。懷揣著成功后的喜悅,鐘山寫下了這樣飽含激情的浪漫詩句:" 超低靶快地連天,影伴頭搖眾心懸,驕子不負萬夫愿,洞穿長空超精尖。"

一本詩集、一件 " 成功服 ",忠實記錄著鐘山過去的 70 年,那些艱苦而輝煌的崢嶸歲月,今天,看到祖國的國防科工實力越來越強,鐘山老人既驕傲又充滿了期待。

揭秘第一枚潛地導彈 " 巨浪一號 " 的研制過程:

親愛的祖國,我來了!

△央視財經《經濟半小時》欄目視頻

中國航天科工航天三江專家,李高風曾參與過中國第一枚潛地導彈 " 巨浪一號 " 的研制,雖然已 77 歲,但至今仍活躍在科研一線。

51 年前,李高風剛剛加入航天科研隊伍。1968 年的國慶剛過,他們就接到了一項特殊的任務,和同學們一道,帶著在大學里所學的航天知識,和報效國家的滿腔熱血,他們踏上了一列前往大西北荒漠的列車,去那里參與潛地導彈 " 巨浪一號 " 的研制。

中國航天科工航天三江專家 李高風:條件很艱苦,吃窩窩頭,在招待所大家都擠在一起住,但是很高興,全國各地來的。我就心里在想親愛的祖國,我來了。

1969 年,美國成功發射了世界上第一枚潛地導彈—— " 北極星 "。潛地導彈和核潛艇的完美組合,使美國的二次核打擊能力大大提升。然而,此時的中國,對于潛地導彈的認知,卻還是一片空白,連參考資料也沒有,一切要靠白手起家。

現在使用電腦連一秒鐘都不到的運算,在五十年以前,常常需要 7、8 個人連續加班三個月才能完成。在潛地導彈發射的瞬間,潛艇的速度、海浪海流的干擾,都會對導彈出水的姿態造成復雜而重大的影響。導彈能不能精準地破水而出,水下彈道發射控制系統尤為關鍵。這些在今天看來并不復雜的參數計算,卻足足困擾了李高風和同事們 18 個月,500 多個日日夜夜,他們反復不停地嘗試著各種方案。

念念不忘、必有回響,1982 年他們終于成功了,巨浪一號點火升空,如蛟龍出水,噴吐著白色的云柱直刺高空。

一代又一代科研人員前赴后繼的努力,為共和國構筑起了堅固的 " 水下盾牌 "。

第一型空地導彈的總設計師楊寶奎:

我從事一個保護國家的職業,我認為我這一輩子沒有白活!

△央視財經《經濟半小時》欄目視頻

中國航天科工三院專家,楊寶奎當時被任命為第一型空地導彈總設計師,為了實地勘察,楊寶奎帶隊一頭扎進大戈壁灘里,夏天地表溫度 60 度,冬天零下 28 度,很多年輕人凍得直哭,然而他們一待就是一年。

除此之外,空地導彈飛行距離遠,要想在命中目標前不被發現,如何讓它具備隱身功能尤為關鍵,而最大一個的難題,就是導彈要 " 打得準 "。

中國航天科工三院專家 楊寶奎:精準程度叫做外科手術刀式的攻擊,要指哪就打哪。

就這樣,楊寶奎帶領的團隊,在未知道路上一路前行 20 多年。一次,楊寶奎帶隊在外場做飛行試驗時,飛行試驗出現了系統故障,對于整個團隊而言,無疑是晴天霹靂,楊寶奎承受的,更是常人無法想象的壓力,血壓突然升高,鼻血往外涌。頂著巨大的壓力,楊寶奎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,要將之前所有的試驗 " 歸零 "。

一次次歸零,一次次重新開始。一百天以后,十萬字的報告出爐了,拿出了 19 條精準的解決方案。飛行試驗成功后,我國第一型空地導彈如期順利定型。中國成為了世界上第四個擁有空地導彈的國家,并且擁有百分之百的自主知識產權。

中國航天科工三院專家 楊寶奎:我為我從事一個保護國家的職業,并且為我們國家填補空白,我感覺非常榮耀,我認為我這一輩子沒有白活。

1964 年,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 15 周年的閱兵式上,20 歲的楊寶奎曾經作為學生代表,正步通過天安門。

45 年之后的 2009 年,楊寶奎研制的第一型空地導彈在國慶閱兵式的空中梯隊亮相。而這一次,他作為科研代表在天安門觀禮臺上觀禮。

轉載請注明 " 央視財經 "

:央視財經《經濟半小時》

本文編輯:王一涵

以上內容由"央視財經"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

相關閱讀

最新評論

沒有更多評論了
頭條新聞

頭條新聞

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

訂閱

覺得文章不錯,微信掃描分享好友

掃碼分享
鼎盛国际是个什么平台